Eilze

来一波操作(?
吸太太的欧气

阿魯:

[抽獎宣傳小活動]
終於 今天要來辦小活動了啊啊啊~

抽獎前先來小小工商一下(

這次10/29號INFECT 感染歐美影視Only
也有擺攤喔喔喔~ 攤位在A02-03~

歡迎大家那時候來找我玩啊阿

那現在來開始小抽獎吧!

這次獎品是 
-
綠紅空白本一本(有附小貼紙) -1個人
-
綠紅手帳本一本(有附小貼紙) -1個人
-
隨機小貼紙一張-2個人

全部總共4個人
不限地區 都可以玩喔~

(限定粉絲抽)
只要幫忙推薦加隨興留個言就可以抽了喔喔

活動到10月26號晚上7點結束
10月27號公布得獎的人~
大家一起來玩吧

對這次場次新品的有興趣的可以來這裡看看~
綠紅 手帳/空白本
https://www.doujin.com.tw/goods/info/40992
JL透明壓克力徽章
https://www.doujin.com.tw/goods/info/40820


岁月静好(5)

分级:nc-17
说在前面:真的炒鸡绝望……连图片都过不了审。反正这是车,和正文没关系,如果有支持清水的妹子可以略过
走评论外链(链接里面是图片

!!!!!

谢衍霁。:

感谢作者为你妮在人生低谷往回爬的艰难岁月里所做的贡献吧。不得不说rdj真的很正能量很传奇,他的确是个值得喜欢的好演员。

【super six】【frostcup】岁月静好(4)

cp:杰克冻人(守护者联盟)x卡嗝(驯龙高手)
艾尔莎(冰雪奇缘)x安娜(冰雪奇缘)
梅丽达和乐佩友情向
分级:未知
au:HPau
————————————————————

写在前面:本章杰克那边有点小虐,下一章想写肉,有想看的吗∠( ᐛ 」∠)_

————————————————————

杰克表面轻松自在,但是心里却开始重视起这所学校。

原本他以为这里没有什么大事会发生,现在看来,月中人要他和希卡普来霍格沃茨帮忙,也是早有计划了。

“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晚餐过后,杰克爬到天文塔顶端的滴水鬼像上,凝视着天空中皎洁的明月,“你不理不睬我三百多年,现在给了我一个指示又不管了么?信不信小爷我撂挑子不干了!”他把玩着拐杖,双腿在半空晃来晃去。

此时他又想起了希卡普,和自己的无赖调皮、毫无上进心不同,他几乎无可挑剔,坚强勇敢,还能驯服邪恶之子夜煞,也是一个天生的领导者——是啊,如果没有遇到自己的话,他现在是不是已经代替他的父亲成为族长,是不是就会和亚丝翠结婚?

他还记得今天雅丝翠看到自己时的眼神,无奈而又羡慕。

“如果我真的这么值得羡慕的话,为什么你把我扔在这里不闻不问这么久?是不是你把我救活的时候就后悔了?'噢,我不该救活个这么一无是处的骗子。我应该把他扔到湖里面,冰冻个四五百年。'”杰克夸张地模仿着假想中月中人的声音,手舞足蹈。他在手上凝结出一个小人和一个湖面,让小人撞破湖面,沉没下去,“你不如不救我。”他的声音带上了哭腔,手上的小人和湖面消失,他用双手捂住脸,泪水从指缝间滑落。

良久,杰克抹了抹眼角,眨了两下眼,觉得没什么事了之后准备回宿舍。突然,云翳之间月光大盛,杰克抬头,蓝宝石般的双眸中倒映出那轮明月。城堡里没什么异常响动,看来这是月中人单独给杰克的信息了,当然,这是后话。当时杰克已经完完全全被惊呆了,他盯着月亮,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一幅剪影,那是六个人,剪影模糊,除了能分辨出是六个人,杰克就再也看不出别的信息了。

又是半晌,月亮恢复到正常状态,杰克这才反应过来,一边想着月中人的信息,一边从滴水鬼像上下来。


希卡普在会议室坐得都快睡着了,以校长为首的校董会正在激烈的讨论关于毕业届的学生留校任职的问题,多次提到的一个名字是“宏”。

这种高层的小型会议,年轻的神奇生物保护教授当然是不可能有机会参加的。但是希卡普此时严严实实地包裹在隐形衣里面,坐在书柜上,安安静静地听着会议。

“宏”这个人听起来有些耳熟,好像是斯莱特林的一个学生,希卡普想起来了,是昨天晚上坐在杰克身边的那个黑色头发的跳级生吧。

突然之间,一根魔杖向书柜指了过来“倒挂金钟!”

希卡普猝不及防,隐形衣从身上掉了下来。视野翻转,他被倒吊在了半空。魔杖一扬,希卡普重重地摔在地上,一张丑陋的灰黑的脸庞凑了过来,“啊啦啦,年轻的教授,被发现了哦。给你点小惩罚咯。”一股甜腻的味道飘了过来,希卡普的头被抬了起来,一只手掐住他的两颊,一小瓶液体被灌到了他的嗓子里。

“呃咳咳咳,”那只手一下子松开,希卡普从地上爬起来,捂住嘴,肺都咳出来了一般,“你……喂了……什么东西?”

“一些……好东西。”那个陌生男人说,“我会让你记得今天晚上发生的事,但是……这些人,这些校方高层以及会议的内容,你会忘个彻底——一忘皆空。”魔杖尖端迸射出一道光芒,希卡普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倒了下去。


“祭品怎么样了?”

“好得很,先生。”


杰克有点慌,他已经在自家男友的办公室等到后半夜了,可是希卡普依旧没出现。他和希卡普约好了,希卡普去探查完后,就来办公室和他汇合。

他必须去找希卡普。

他不能等了。

他不能再一次把自己至亲的人置身于危险之中,三百年前是他妹妹,三百年之后是他的挚爱。

tbc

【super six】【frostcup】岁月静好(3)

cp:杰克冻人(守护者联盟)x卡嗝(驯龙高手)
艾尔莎(冰雪奇缘)x安娜(冰雪奇缘)
梅丽达和乐佩友情向
分级:未知
au:HPau
————————————————————

写在前面:后面那个什么鬼组织是我编的orz,虽然想一直写傻白甜但是还要有一个并没有什么卵用的主线剧情。想写肉。昨天不太舒服就没更了sorry。

————————————————————

时间过去的很快,希卡普又拍了拍手,把学生们聚集在一起:“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希望你们对这些龙有了一定的了解,作业是一篇四寸的论文,写今天你们认识的龙。最好你们不要去图书馆查资料,那边关于这些龙的资料几乎没有,如果有疑惑,来我办公室找我。”

“希卡普教授,你不打算解释一下我们刚刚来的时候,你和……杰克……”一个蛇院的学生脸带嘲讽的微笑,毫不客气地说。

“是这样的——”一道身影窜到了希卡普和学生们之间,双手张开,背对着希卡普,“我和教授之前就认识了,交情很深,今天就开个小玩笑。”顿了一下,他又说,“今天在这里的人我都记住了,说出去……后果自己承担。”

话是这么说,但是小范围的传播却是无可避免。

“Frost,”乐佩提着袍子摆追上了快速向宿舍走去的杰克,“等等,我们谈谈。”

“我……们?”杰克转过身,站在原地双手抱着拐杖,习惯性地笑了笑,“你想约我?噢,这个搭讪也太老土了点吧。”

“嘿,你一直这么流氓?”

杰克装作沉思良久,“大部分时候吧……emm……事实上,诺斯他们通常叫我混蛋,这还真是个新词,不过我喜欢。”结尾的时候,他还配上一个欠打的笑容。

“你真的是个新生?但是——”随后赶上来的梅丽达问。

活了三百年的“年轻人”换了个姿势,打断了她的话:“seriously?我们站在这里谈?”

然后杰克就被友好地请到了一间空教室。

友好地。

如果忽略梅丽达威胁性的目光和乐佩和蔼可亲的笑容,的确很友好。

空教室,这个定义比较狭义。因为杰克进去时,房间里已经站着三个人。两个不认识的拉文克劳妹子第一时间内杰克忽略,他把目光转到了房间唯一一个男生的身上。

“嗨,宏,”杰克动了动手指,算是打过招呼了,“好久不见。”

“你怎么来了?”

“我被你的朋友友好地请来了,你们是想八卦?还是说……”

“闭嘴吧你,我们也只是想问问你和新来的那个教授打的是什么算盘。”梅丽达毫不客气地打断了杰克的话。

“我们?”杰克用拐杖一指,关上的门上结上了一层厚霜,房间内空气低了好几度,笑容消失,“我们要干什么要告诉你们么?倒是你们……明明是一群年轻学生,还是都些小朋友呢,为什么对这些事这么上心。你们这个年纪该是认真读书的时候,想多了这种事对身体不好啊。

“你和我们的年龄有区别?你不也是个学生?”安娜拨弄着额前的一缕白发,说得犹犹豫豫。

“你是?抱歉,我们不是一个学院的人,而且我刚来……还不太熟悉,啊不管怎么说,你们先介绍一下你们自己,ok?”

“安娜。”

“艾莎。”

“梅丽达。”

“乐佩。”

杰克皱眉:“我都不知道你们能不能信任啊,这样吧,你们这样活动,想必也是极为熟练了,能不能告诉我你们有什么组织。”

“这个……”宏接话道,“我们专门调查霍格沃茨里面的异常现象,以及一些打击霍格沃茨,危害学生老师性命的事。虽然没有官方认证,但是校长是默许了的。”

没有官方认证,就是说出了事得自己担着。

但游荡于世三百多年尼弗尔海姆的王会怕出事?这是个笑话。

“emm……你们还要新成员吗?听起来很有意思。”

tbc

【super six】【frostcup】岁月静好(2)

cp:杰克冻人(守护者联盟)x卡嗝(驯龙高手)
艾尔莎(冰雪奇缘)x安娜(冰雪奇缘)
梅丽达和乐佩友情向
分级:未知
au:HPau
————————————————————

写在前面:本章冰雪姐妹出场,妹子们微腐女设定。还有小嗝嗝,稍微改了一下设定,本文里小嗝嗝是纯血巫师,有一个很古老的大家族,然后家族里制度森严,就不允许同/性/恋之类“离经叛道”的玩意儿。小嗝嗝的巫术偏向于学术,实战能力是在无牙来了之后才有提升的。家族里的老一辈都因为他自己研究出来的东西而不待见他。
最后,依旧可怜兮兮的祈求小红心小蓝手。
我爱你们。

————————————————————
晚饭结束,梅丽达和乐佩抱着好奇的心态,在体内熊熊燃烧的八卦之魂促使下,去堵截新来的插班生。但是很可惜,她们只看见了有些无奈的宏。

“跑路了。”宏四下看了看,“估计他今晚不会回来宿舍了——顺带一提,我和他一个宿舍。”

“你看到了吗?那个教授和——”乐佩几乎是积蓄了一晚上诧异终于有地方发泄了。

“和谁?”神出鬼没的安娜从旁边探出头来,“怎么了?”

没等乐佩回答,艾莎和宏交换了一个了然的眼神:“那个插班生和新来的教授?”

“你看见杰克说了什么吗?”梅丽达问,“我们这边太远了,看不清。”

“你们就那么想了解其他人秀恩爱的细节么?还不是一样的闪瞎我们的眼睛?”宏抱着胳膊,一半不解一半无奈地问。

乐佩撇了撇嘴,“好奇呗。”

“那我——”

“别,别现在说,”艾莎堵住安娜的耳朵,“安娜还小。”

宏无奈地叹了口气,把艾莎的手从安娜耳朵上拿下来,又指了指自己:“我是从三年级跳级上来的,按岁数,我比你们都要小。”

“他说的是——宝贝,你的腰还疼吗?”宏深吸一口气。听完这话,除了也读懂杰克唇语的艾莎没太过吃惊,其他三人脸上的表情极为精彩。

“噢——梅林的丝袜!”梅丽达半晌后才说出这么一句话。


次日

很幸运,梅丽达等人所在的五年级第一节没有课,然而……

“what?斯莱特林和我们上同一节课?还是神奇生物保护课?!噢,定课表的人是疯了么?”一个女生大声抱怨。

梅丽达和乐佩交换了一个了然的笑容,“好戏开始了。”

“可惜啊可惜啊,”上课前两人对鹰院的两可怜孩子大声说,“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就错过了呢?”

“噢,停——”艾莎摆手,“我们对这个没兴趣,好吗?你们好吵。”

“Really?那吃午饭的时候,不会有蓝色的小鹰宝宝偷偷溜过来?”

终于,上课铃响了,安娜和艾莎向着她们的课室狂奔而去,这一场拌嘴也适可而止。希卡普伴着那种金属碰撞的声音向禁林走去。任职神奇生物保护教授就是这样有一个好处,希卡普想,“嘿,toothless!”

在禁林和草地交界处,一个巨大的黑色身影动了动,兴奋地发出一声龙吼。

“怎么?叫无牙不叫我?教授你这可有些偏心啊。”一道雪白的身影在他眼前快速放大,杰克把希卡普抱起——是的,就是公主抱——飘浮在半空,笑眯眯地在后者嘴上亲了一口。

“认真的?我的学生快来了,不要让他们——”看见。然而两人都看见
,一大群学生走了过来——事实上,是两群,一边是狮院一边是蛇院。

“噢,sorry。”杰克诚恳地道歉,但是……oh god,谁看不出他满脸奸计得逞的笑容!

希卡普捂住了脸,希望没人看见他们。

只是希望,而已。

“教授?我们是不是该上课了?”一个学生有些小心翼翼地问。

“放我下来,杰克。”

“噢好吧好吧。”一脸坏笑的白发男孩重新落在地上,把脸色难看的教授放了下来。希卡普整整头发,试图遮住发红的耳朵,当然这没什么卵用。

“那么,我们开始上课,大家都知道我的名字了对吧?而介绍自己过去的成功似乎没什么用……我猜也没多少人愿意听。嗯,言归正传,今天我们研究……龙。”希卡普咳了两声,“还有什么问题吗?”

“先生,你姓什么?”

“先生,你是不是纯血?”

“先生你多少岁了?”

“一个一个来,第一个,我没有姓氏,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了,很抱歉,但我不想讲,”希卡普笑得有些尴尬,“第二个,我当然是纯血了,第三个,和你们差不多大吧,也许大个一两岁?”

站在人群后面的杰克皱了皱眉头。他当然知道为什么希卡普说自己没有姓氏,在几年前,希卡普的家族准备给他联姻,被长老逼急了他没办法承认了自己的性取向,换来的是婚姻自由和……被逐出家门。虽然希卡普和他的父母依旧有联系,但是没有再用原来的姓氏了。说起来这事和杰克也有间接的关系,虽然希卡普不怪他,但是他心里还是有些自责。毕竟,在遇见他之前,希卡普和雅丝翠有一段恋爱。

“hey,guys!”希卡普拍拍手,禁林中走出来了四头龙和五个人,“这些是我的朋友,你们要了解的龙,就是这五头,他们的主人会告诉你,关于这些龙的详细情况。当然,有什么不懂的也可以问我。”他指了指包括无牙在内的五头龙。

tbc

【super six】【frostcup】岁月静好(1)

cp:杰克冻人(守护者联盟)x卡嗝(驯龙高手)
艾尔莎(冰雪奇缘)x安娜(冰雪奇缘)
梅丽达和乐佩友情向
分级:未知
au:HPau
————————————————————

写在前面:这是个长篇,也可能会坑。不知道会不会写肉,但是亲亲小嘴还是会有的。
不要吝啬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啊,就当是安慰一下哭泣的小透明非洲人吧QAQ

————————————————————

天气渐凉。

霍格沃茨古老城堡之间的风开始咆哮,三角尖旗猎猎作响。

是夜,大厅里坐满了人,四院学生小声说话的声音交织成一片。这又是一个新的学期,按照霍格沃茨的惯例,他们又要迎来一位新的神奇动物保护教授。

新来的一年级生排着队接受那个老糊涂分院帽不知根据什么方式的安排。但队伍末尾站着一个瘦高的白发男生,一看便知不属于一年级。黑色的巫师袍的边缘用银线刺绣,领口处有银色雪花状的花纹。宽大的巫师袍勾勒出他瘦削的肩膀,冰蓝色的眼睛里蕴满了笑意,嘴角勾起一个笑容。

“噢,他真帅。”乐佩用肩膀捅了捅梅丽达。

梅丽达则礼貌的对她翻了个白眼:“那个插班生?得了吧,他还不一定会来格兰芬多呢。”无视了乐佩接下来的表情,梅丽达开始研究白发男生手里头的——她不确定——棍子?还是拐杖?

“那玩意儿都比他要高出两个头了。”乐佩少见的说出了梅丽达的心声。

“jack——frost!”

白发男孩蹦上了——对,用棍子撑着地,双脚用力在地上一蹬,转了半圈——高脚凳。分院帽在刚触及那头白发的时候,就毫不犹豫地喊出了“斯莱特林!”

乐佩的肩膀垂了下去,发出一声哀叹,“格兰芬多的颜值被斯莱特林比下去一大截,没救了。”

那个白发男生——是叫杰克对吧——在斯莱特林的长桌前和其他学生打的火热。

校长站了起来,“现在由我们热烈欢迎新任神奇生物保护课教授——”热烈的掌声响起,却没有一个人站起来。

突然,大厅的门被粗暴地撞开,一头黑色的龙停在大厅中央。一个和梅丽达乐佩年龄相差无几的褐发青年从龙背上跳了下来,祖母绿一样的眼睛眨了眨:“我路上遇到了——你知道,呃,一点——小麻烦,所以迟了一点点——噢好吧,对不起。”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抱歉的微笑。

得到校长的默许后,青年清了清嗓子:“我叫希卡普,是你们今年的神奇动物保护教授。”

年轻的教授摸了摸黑色的龙,龙听话地飞了出去,消失在夜色里。

大厅里响起了一阵不小的嗡嗡声。年轻的教授走路带着一种奇怪的响声,像是金属和大理石碰撞的声音,许多学生伸着脖子看。

希卡普的左脚是金属义肢。

坐在杰克身边的宏叫了他一声,“你认识?”

“啥?”

“他在瞪你。”

杰克这才回过头,看见教授席位上的褐发青年在死命地瞪着他,还小幅度地摆动着手,一副怒不可遏地样子。

他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用嘴型对后者说了句话。

宏和杰克很早就认识了,此时没怎么费心,就看出了好友夸张的嘴型是在说啥。

杰克说:“你的腰还疼吗,宝贝。”

宏现在并不想了解为什么希卡普的腰会疼,也不想知道杰克为什么要这样问,更不想知道那边几个拉文克劳的女生看着这边笑成一团的原因。

“喔喔喔,”乐佩指着新来的教授,摇晃着梅丽达的肩膀,“看见没有!那个教授多可爱啊!噢梅林的胡子,他和那个白头发帅哥对视了,他耳朵红了!”突然,她安静了下来,和同样震惊的梅丽达对视后,觉得自己发现了什么。

好像……他们新来的教授是个gay?!

p1:正常人眼中的电灯泡
p2:腐女眼中的电灯泡
p3:当小嗝嗝和隔壁杰克配拉郎的时候,剩下两个抱团取暖的电灯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