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lze

#原创#热月计划

开了个长篇的坑,大致是讲了一个混杂了实验变异、特工(不明所以)的故事,大纲已经差不多了www
有BG线有BL线,随便歪歪www

Zero
“目标出现,K就位。狙击手时刻准备拦截。”
黑影从窗前一跃而起,撞碎了玻璃逃进重重夜幕里,隐没在黑暗中。男人紧随其后,小腿肌肉紧绷,猎豹一般死死地咬住猎物的脚步不放。
一声枪响之后,世界归于平静。男人把枪收进风衣里,站定不动,微微的喘息着。
“CLEAN.”

One
窗外的阳光倾斜载在树叶上,绿得仿佛要流淌下来的。
还没有一米六的女老师瘦得像是一根竹竿,捋着及肩乌黑油亮的直发,口若悬河地讲着历史学。其实,成铭觉得女老师讲的真心不错,挺好玩的。但是因为她之前在期中考试之前发了一次大火,引经据典骂得那叫一个惨烈,班上同学也都不是白混的,自然明白那些话里话外的意思,从此对老师的印象就极为不好了。虽然她是班主任,但是现在班上的同学各做各的事,真正听课的绝对没有几个人。
此时,老师递给了班长一沓纸,低声嘱咐着什么,随后拍了拍手,嘈杂哄闹的教室短暂的静了下来,成铭从手臂里抬起头来,睡眼稀松的看着讲台上的老师。他经常在课堂上睡着,成绩也在及格线上徘徊,刚才他才睡醒,趴着、听了几分钟的课。
成铭抬头看了看班上的挂钟,还有十分钟下课。
灰色纸张发了下来,铅黑色的字印着大大的标题【致家长的一封信---------关于英格兰的游学生活】。成铭扫了扫下面的话,几句废话后大意讲了一下和英格兰某学校交换学生两个星期的计划,体会英格兰的历史什么的。他们年级只有五个名额,背面是一份选择题,似乎是要进行选拔的测试题。成铭挑了挑眉,脸上罕见地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看了一下题目,不过几分钟便答完题目,上交给课代表。
“成铭,你会对这个有兴趣?你不是从来都不参加集体活动的吗?”课代表嘲讽地说,“破天荒啊。”
成铭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厌恶之情溢于言表:“陈玥,关你屁事。”
陈玥刚要发作,放学铃声骤然响起,只得恶狠狠地丢下一句“走着瞧”就在她的小姐妹们簇拥之下离去。成铭倒也不生气,拎起座位上的书包转身就走。
出了校门,他穿过热闹大街上拥挤的人群,往一条僻静背街的小巷而去。小巷脏污不堪,空气中弥漫着劣质烟酒的味道,偶尔有一两家开门的小店,也是门可罗雀,店主穿着劣质的衣裤,吸着劣质的空气,虚度劣质的人生。总而言之,这里是这座中国城市在华丽外表下那劣质的一面。
成铭也不嫌这里地面上的污秽,踏过水坑钻进了一家毫不起眼的网吧。双开门在他身后闭合,缕缕青烟夹杂着汗臭味从阴暗的室内逃逸。网吧里空气混浊,胡子拉碴的店主脸上映着电脑屏幕的幽幽蓝光,眼中透着迷茫和不知名的兴奋,抓过手边的啤酒一饮而尽。成铭看了眼一排排的电脑,每台电脑前都是这样,有女人,有男人,甚至还有未成年的男孩;有的人满脸痴迷地看着电脑,手指在键盘上翻飞如同灵巧的蝴蝶;有的人昏昏欲睡,却依旧死死地盯着屏幕;还有中年男人的腿上坐着浓妆艳抹、香水味刺鼻的女人。这些人甚至可以说千姿百态,但包括外面小巷的店主都是他们安排的人,防守和收集情报。就像是柯南·道尔笔下的《夏洛克·福尔摩斯》中那些给福尔摩斯收集情报的小乞丐,最不起眼的人往往能得到最重要的、最意想不到的情报。
他没有再看这些人,穿过通道,撩开尽头的帘子钻了进去,帘子放下时有那么一会露出了缝隙,似乎有什么人站在帘子后。
成铭穿过帘子,对伫立在帘子后阴影里的黑衣人打了个手势,点了点头便掏出了一枚黄铜质地的徽章,按在面前墙壁上的凹槽里。随即,他面前的墙壁分开,一道合金气密门出现在他的面前。成铭把手指放在液晶板上,一道蓝光之后,一声细微的“滴”传入成铭耳中,气密门打开。成铭走进去,气密门在身后关上。气密门之后是一段长长的楼梯,白色的金属楼梯、白色的金属墙壁,顶端的白色灯光延伸下去直至地下。顺着楼梯走到底部,那是一个远比上面的网吧要大得多的地下大厅,巨型的3D投影在大厅的中央,一个蓝色的地球缓缓转动着。围绕着3D投影的是一张张玻璃的办公桌,玻璃桌板和前方竖起来的玻璃板都是触屏电脑。不同国家、不同肤色的人都专注的注视着电脑,手指飞速跳跃。安静得可怕,没有人说话,只有手指触碰在玻璃板上偶尔发出的声音。
成铭放轻脚步,走近了那个最靠近3D投影的座位,拍了拍那个金色头发如丝绸的年轻女人的肩膀:“萨莎,晚上好。我们的辖区还OK吗?”
“科森先生,晚上好。今天有几个小麻烦,不过都解决了,总的来说,安然无恙。”萨莎转过头,站了起来,她胸前的黄铜徽章闪闪发光,上面是一张扑克牌,印着Q,左上角雕刻着繁复花纹的黑桃,黑桃皇后。
成铭所供职的这个组织分为四个管辖区,黑桃——亚洲辖区,梅花——欧洲辖区,红心——美洲辖区,方块——非洲及大洋洲辖区。每个辖区都以扑克牌的数字划分组长等级,从小到大分别是3,4,5,6,7,8,9,10,J , Q , K。外面网吧和小巷的人就是数字3下属的人员。而2和A是技术小组,只有两个人,与等级最高的K平起平坐,专门负责辖区的行动企划,后备技术支持以及援救企划的制定。最低级的3下属的人最多,有40到50个不等,最高级的K则只有一个人。这个组织叫“POKER”。
“今天您晚上要去参加一个酒会,8点钟,按照A的计划,现在这个商务案件就马上可以结束了。”萨莎把一张卡片交到成铭手里,“衣服已经在里面准备好了,需要我带您去换吗?”
“不用了,你先忙吧。不过看来今天给上司的日常报告又要你帮我写了,真是抱歉啊。”成铭咳了一下,从下颚上取下变声器,声音变得成熟,带着淡淡的欧洲口音,“对了,现在我隐藏的这所学校里有一个去欧洲活动,我很可能会被选中。正好这个案件就要结束了,最近不是有一个辖区出了点事,目标跑到欧洲了吗,你叫技术小组不用派人手去交接案件,我顺便去把资料交给欧洲那群人就可以了。唉,最近可真忙啊,什么时候休个假好了。”最后一句话是呢喃出声的,只有他自己听得见。
来到萨莎所说的房间,里面摆着一件黑色的风衣,一套黑色的西装,还有成铭所熟悉的那一条银色领带。换好衣服之后,他把金属徽章别在了衬衣的领子上,对那面镜子取下了黑色的假发、栗色的美瞳和那张极薄的面具。日耳曼人刀削般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铁灰色的眸子里暗潮汹涌。
“讷,我可不是成铭啊……我是纳维尔,纳维尔·科森哪。”他看着镜子里的人,轻轻的笑了笑。
敲门声响起,门外是萨莎的声音:“科森先生,我可以进来吗?”
“嗯,进来吧。有什么事吗?”纳维尔整理了一下表情,正色道。
萨沙把门开了一道小缝,进来之后又关上了门:“先生不好意思,刚才忘记告诉您了,因为这个商务案也算是一个大案子了,又和美洲辖区有牵扯,他们派了红心……红心A过来。”
“红心A?那不是技术人员吗?为什么会外派?”纳维尔皱眉,“而且有必要派那么高级的人来吗,他们还真是闲啊。”
萨莎的脸上泛起了一丝苦笑:“虽然说其他几个辖区是这样,但是美洲辖区的红桃A似乎才是最厉害的那个。毕竟……这里面有涉及到他们的利益,让一个自己人盯这总会放心一点的。那个……红心A还有2分钟到这里,您准备一下。在网吧外面有一辆兰博基尼,这是钥匙。”
“好吧,谢谢你了。说起来,还有一件事情,这所学校有一个游学计划要去英国,在那边的交接工作我正好去完成好了,你就不用派人了。”纳维尔摸了摸自家女秘书的头,笑了笑。他的很多同学没有发现纳维尔的身高很高,那是因为他没有站直,一直都微微弯着腰。现在站直了之后,他有1米8多。他抬手看了看手表,下午6:13,随即走出了房间。
“好的,先生。”萨莎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纳维尔从另一条通道来到一条繁华的街道,银灰色的兰博基尼旁边站着一个高挑纤瘦的身影。那是一个年轻女人,大概20出头,一个中国人。她背着一个巨大的单肩包,穿着白色的长袖衬衫,解开上面的两粒扣子,衬衫下摆扎在黑色的A字裙里,裙摆下露出了白皙的大腿,妖娆性感。黑色的长发扎成一个高高的马尾辫,用的是简洁古典的发带,末端是同样简洁的水晶坠子。刘海下是一双琥珀色的眸子,她画着淡淡的妆,唇红如点朱。
“你好,小生是纪泓。”女人伸出手,微微一笑,“美洲辖区红心A。期待有一个完美的合作。”
“纳维尔,亚洲辖区黑桃K。”纳维尔握上了纪泓的手,表情却没有一点变化。
“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评论

热度(2)